炒金客千万锁仓单离奇爆仓 亚汇负责人跑到香港

发表于 2013-01-14 07:15 | 阅读 74 次阅读

 

苏明团们在黄金上通过锁仓的方式开单,杠杆100倍,却被强平遭遇爆仓。谁将为此负责,是所谓的“服务商”亚汇公司还是背后的交易平台兴业投资?

近日,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接到一位投资者来电投诉:“前段时间我们在亚汇平台70多个账户,近千万的锁仓单子不翼而飞。而现在亚汇市场有限公司(下称‘亚汇’)负责人柳英杰也已经跑到香港,人间蒸发了。”这位投资者就是职业外盘投资人苏明团。

接到投诉后,记者与苏明团相约2012年12月29日中午在其所住的旅馆进行采访。苏明团告诉记者自己做了7~8年外汇交易,也曾爆仓过只是从来没有爆仓得那么冤的。作为这次爆仓的客户代表,苏明团自己也在这次爆仓中损失近30万元人民币。“自从出事以来一直没有睡好觉,躺在床上睡不着,只好借酒消愁,每天都是四五点钟睡着的。如今已经快一个月了。”苏明团说。

致命的锁单

据苏明团回忆,事件追溯到2012年11月23日,苏明团与朋友因上海的一个金融展览会从湖南赶来上海,在博览会上苏明团遇见了亚汇。

苏明团坦言:“因为做外盘不受国家保护,所以在博览会上我再三向业务员确认,如何保证我们资金安全。业务员告诉我们,他们可以提供资金担保。因为亚汇在中国有十年历史,市场口碑非常可信。”

展会后,苏明团也从互联网了解到亚汇的确不错。12月4日左右,苏明团再次来到上海开户,开完户后苏明团就回湖南了。

根据苏明团的操作风格,他喜欢在每个月美国非农数据出来的时候抓大行情。

具体操作方法则是当黄金价格向上或向下突破某个价位时入场追涨或追跌(buy stop/sell stop)。但是由于亚汇平台没有追踪开仓的指令,只能追踪平仓。于是苏明团想出的应对策略是以锁仓开单,如果黄金价格向上突破某个价格则平空单止损,手上留有多头头寸。而如果黄金价格向下突破某个价格,则平多单止损,手上留有空头头寸。

又因为锁仓意味着多头与空头的头寸进入绝对平衡状态,市场价格波动与投资者所持有的市值无关,因此苏明团选择了重仓,甚至是接近满仓进行交易。

某银行金融市场部外汇分析师表示,锁仓本身是不可取的,平台提供锁仓的机会也不要锁,锁本身是没有意义的。而且习惯了锁仓,心理有依赖,下单就不谨慎了。

12月7日晚,苏明团所期待的非农数据如期来临。在湖南,苏明团与几个朋友一起包下了一个网吧进行外盘黄金交易。当晚7点~8点,苏明团与朋友们纷纷开始锁单建仓。

21点30分,美国劳工部发布数据显示,美国11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14.6万人,大大超出预期的8.5万。而失业率达到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仅有7.7%,低于预期7.9%。超预期的数据带来了超预期的行情,黄金价格瞬间从1697美元/盎司上拉至1700美元/盎司上方后又急速跳水。三分钟之内跌到1684美元/盎司附近。

然而,苏明团与朋友盯着电脑,正准备为自己空单赢利而欢呼的时候,21点32分,突然间他们账户里的单子全部消失,多空都被强平,1分钟内,多空平仓点位从1704到1686不等,点位差距达18美元。

由于苏明团等人采用的是100倍杠杆的外盘黄金保证金交易,而18美元相当于黄金波动1%,如果投资者做反方向意味着投资者将亏掉所有保证金。因此这波止损使得苏明团与其朋友纷纷爆仓。

爆仓后,苏明团与其爆仓的朋友对交易账单进行了研究,对行情进行了复盘,发现了如下问题。首先,在21点32分,最高价格只是1691美元/盎司,最低价是1686美元/盎司,行情波动仅5美元的情况下,却形成了18美元的平仓差价;其次,同样的资金,持仓规模相同,操作也相同,最后留下的净值却不一样;此外,有位客户两笔空单,一笔10手止损价格在1701.5,一笔3手止损价格在1701.25,结果10手的单子被止损了,而3手的单子却仍然保留着。

再来上海交涉

苏明团认为,自己在亚汇公司开的户,因此爆仓事情应该向亚汇追究。

对此,柳英杰指出,“我们和苏明团签的是服务合同,客户合同是兴业的,客户资金是兴业的,我们之间没有经济利益关系。”柳英杰说,“我们亚汇干了十二年,手脚干干净净,没有碰过客户一分钱,没有参加过客户一次交易。”

柳英杰进一步解释道,他说是在亚汇开户,是不正确的,客户的开户链接是兴业【全称:兴业资本市场(英国)有限公司,下称“兴业”】官方网站的,客户合同是兴业官网的,开户确认邮件是兴业给客户的,客户汇款链接是兴业的,收款人是兴业的,资金到账之后客户交易用的平台软件是兴业的,他们投诉用的交易记录上也写的是兴业。

据兴业网站介绍,其总部位于伦敦,是恒兴业集团全资附属公司。集团拥有逾30年的运作历史和350亿美元的年交易量。

柳英杰在随后发表声明,亚汇作为服务商,本着不接触客户资金、不参与客户交易、做好服务工作的基本原则,协助代理苏明团搜集整理客户认为有问题的交易记录,按照兴业的要求从开户注册邮箱发送投诉邮件到兴业相关部门提出投诉要求。

“不料12月13日,代理苏明团、苏振团带领20余人到亚汇办公室吵闹,在办公室吸烟赌钱,吃的盒饭到处乱扔,不仅影响亚汇正常工作,且突然将矛头由向兴业进行投诉转而指向亚汇,提出亚汇赔偿客户交易损失的无理要求,我们的同事很害怕,觉得这事情怎么会闹出来,后来就走了,把我人身自由限制了。在网络上散布亚汇谣言和诋毁亚汇欺骗客户,利用媒体关系向亚汇施压,其后又数次袭扰亚汇正常办公,甚至聚集多人集体闹事,此事现已报警并移交警方处理。”柳英杰说。

柳英杰还向记者指出,其实无锡的苏振团与苏明团是亲兄弟。苏振团曾向柳英杰透露,他们这行干了两年了,带着客户的钱炒单做交易,赚钱了就和客户分,赔钱了就带着客户去闹,利用交易商珍惜自己商业声誉的心理,低头就赔钱了。他们针对亚汇闹,但是不敢针对兴业闹,那是因为兴业是大公司。

苏明团则向记者解释,在爆仓之后他和朋友再次来到上海找柳英杰进行交涉,要求赔偿损失,其中客户来自中国各地,包括东北的、湖南的、无锡的、福建的。抽烟是有的但是并没有乱扔垃圾,打牌是有的,不过只在会议室打牌。客户们缠着柳英杰要说法,柳英杰打电话联系兴业投资杨远懿。柳英杰开始说杨远懿在香港,过来很麻烦,于是客户一直等到下午6点,柳英杰又说,杨远懿现在在深圳,机票很难买,到晚上9点说深圳交通管制,飞不了。于是柳英杰安排大家在旅馆住下,并承诺第二天一定会给大家答复。

第二天,苏明团再去公司,发现公司已经没人了,柳英杰留了一条已经住院的短信,随后苏明团再也没有见到过柳英杰。

事后柳英杰告诉记者:“当天晚上二十几个人围堵我一个人,把我人身自由限制了。杨远懿晚上12点半的飞机到上海,到了机场之后,我当面给他汇报了情况。岂料杨远懿在听完汇报后马上回去了。他说:‘我一个人过来万一把我人身自由也限制了怎么办,要解决问题你就到香港去。’就这么把我晾一边了,于是我心脏病就犯了,同事陪我去医院。14日我在医院,他们又带人到公司去闹,后来我们就报警了。”

平台退钱再惹风波

经过了几次交涉苏明团终于看到了转机,苏明团告诉记者,柳英杰后来答应了给予苏明团等人退款补偿,约110.7万美元,即苏明团等人将获得75%的赔偿。

12月14日晚8点,苏明团等客户陆续收到等值人民币的退款。但是让苏明团奇怪的是一般做外汇资金到国外账户是以美元汇出的,而出金一般也是以美元出金的,但是客户收到的资金却是人民币。

对于人民币的退款引发了市场不少质疑。上述银行金融市场部外汇分析师表示,平台赔了钱的话,肯定平台是有问题的。而赔款是人民币,资金可能根本没有出去(出境)。一般来说资金去了哪里应该由哪里来赔,而资金在内地是不可能炒这东西的,如果资金真的留在内地,那么对赌的嫌疑就比较大。

姑且不论这些钱是以人民币结算,更让苏明团疑惑的是这些人民币也不是按比例分配到每个人的账户。“同样的入金量,同样的仓单,退的金额却不同,有的人入金46000美元的退了45000美元,有的人入金46000美元的退了1000美元,还有的人一分钱都没退。”苏明团说。

圣诞节那天,苏明团看见柳英杰的公司又开始正常上班了,于是又打电话到无锡的客户,让他们来,又把公司围住等柳英杰出现,但是直到下班,柳英杰仍未出现,于是只好报警。

让苏明团生气的是,就在柳英杰说自己住院而且同事都联系不上他的时候,柳英杰被发现在上海的某处饭店与兴业的杨远懿吃饭。

一边是因联系不上柳英杰而着急的苏明团,而另一边是寻找兴业负责人的柳英杰。苏明团认为,柳英杰潜逃了,因为柳英杰的手机一直关机。而当记者辗转联系上柳英杰时,柳英杰则表示自己也很冤枉。“我一直在为他们奔波,香港深圳上海来回跑,我在飞机上一直关机的,而到了香港,因为我没有办理漫游,所以手机不能用,而他们却一直误会我。其实这些天我也没有睡好。苏明团怎么盯着我的,我也同样盯着兴业。”

当被问及为何不主动联系苏明团时,柳英杰回答:“怕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柳英杰认为,这件事情的矛盾是兴业与客户之间的矛盾。因为从开户到资金账户,苏明团等人都是在兴业官网上办理的,自己只是帮他们提交材料的经纪人而已。

当记者问及如何解释这110.7万美元,是谁决定退的这110.7万美元?柳英杰则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也觉得很奇怪。

兴业投资的蹊跷回应

虽然柳英杰告诉记者他在与兴业尽力地谈判,然而在苏明团看来似乎并未有任何进展。在苏明团看来,兴业给予的回应完全不能让他满意。

从爆仓后苏明团第一次到亚汇公司去的时候,柳英杰帮助苏明团复查交易记录。当时兴业给出的官方解释是:“1.数据公布的瞬间行情波动快速且较大。2.行情并非单边走势,而是先上后下的震荡行情。3.市场行情出现跳空和点差扩大。4.兴业平台同时交易客户数量众多导致服务器响应时间延迟。5.网络延迟。6.客户满仓下单没有风险承受空间等多种原因共同作用下,造成了客户资金亏损的结果。”

对此,苏明团认为,不管网络如何延迟这个都不和交易中的交易单发生关系,因为交易单只要生成,限定交易价格,哪怕是关闭电脑都可以发生交易,与网络并没有关系。况且也无法解释为何先把止损价位高的空单平了,而止损价位低的没平的事实。

对于退款为何是人民币的质疑,兴业也一直未能给出较为满意的答复。

另一件蹊跷的事发生了,苏明团发现自己账户里剩余的几千美元不能出金了,显示已被冻结。

基于以上的问题,柳英杰应记者要求,通过邮件给兴业留下了记者的手机联系方式,并表达了采访的意愿。

截至周四,兴业的Roger Bach给记者回复了一封蹊跷的E-Mail。邮件中声明,“客户所称的汇款金额与我司实际到账金额不符,我们并未收到如客户所说的全数汇款金额,大部分汇款已被银行冻结或者还回客户汇款账户,我们也正在努力通过法律途径继续跟进并申请冻结资金。”

柳英杰看了Roger Bach的邮件后表示:“今天兴业给出来那个莫名其妙的文件虽然没说清金额,但也相当于承认这些客户是兴业的,不管金额多少,确实收到了客户的钱的。”

业内人士根据兴业声明后判断:“这当中资金肯定出了问题,可能是投资者夸大了投资金额,也可能是平台并未把所有资金转至国外。事实上这只要兴业把所有的资金清单打出来,就能判断是属于哪种情况。”



联系方式

在线客服
  • 核心提示

    • 站长:IB(盈透)资深客户,开户专家,佛山人,引领大家走出TWS及IB迷雾,赢在起跑线。
    • 盈透: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官方代表处的美国网络券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开户指南 | 开户图解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