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金融枷锁(下)

发表于 2013-01-21 11:33 | 阅读 27 次阅读

 

因为这些发行人大多是国有实体,投资者必须对“其信用风险是如何评估的”这一问题表示怀疑。中国五大评级机构(均为国有)自然宣称这些发行人所发行的全部债券均达到投资级,甚至就连地方政府债也是。这些评级机构顶住压力下调政府债评级的情形极不可能发生。作为对比,至少银行普通管理人员的判断常常受到外部审计师、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的质疑。

而在中国,债券的流动性极低,这进一步加剧了金融市场不透明的状况。银行不是将债券拿到一个活跃的二级市场买卖,而是买进之后持有至到期。等于是这些债券进入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然后便无影无踪。所以投资者并没有像西方投资者那样持续评估公司或地方政府的信用水平。这正是银行不良贷款占全部资产比例只有1%让人生疑的原因之一。

这还没完。不谈中国事实上的“第二财政部”──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就不可能全面描述这些债券市场。国开行向国有银行发行长期债券为自己融资,并──据“开行使命”的表述──投资中国各地的基础设施项目。但在过去两年,国开行开始同地方政府合作,将它们欠商业银行的短期贷款重组为自己的长期贷款,实质上就是从商业银行手中买下这些贷款。

这在透明度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因为国开行不太可能上市,不需要披露详尽的财务报表。因此今天它作为超级资产管理公司这一新角色的重量级不仅无人知晓,而且是无从知晓。

于是债券市场就成为北京推迟解决不良贷款问题的有一个工具。只要不发生重大信用事件(即违约事件),国有银行就不需要按市价标明债券价值,来反映其资产质量下降的情形。在信用评级虚假、所有人都认为政府将会兜底的情况下,银行不需要为这些债券提供任何拨备。

而由于不再需要像原来一样担忧于贷款损失拨备等财务指标,银行现在完全可以把更多的存款贷出去。这样一来好像是皆大欢喜:一方面,股东、监管机构、银行成为赢家,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借助新一轮信贷扩张恢复增长,公司借款人和整个经济也成了赢家。

这种“金融障眼法”有一个近在眼前的代价。虽然债券期限更长,但其收益率往往远低于贷款利率。将贷款置换为债券之后,银行利润率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挤压。

更重要的是,随着债券投资组合变得日益庞大,利率自由化的政治阻力将进一步增加。在近几个月,监管层对释放中国人为压低的贷存款利率至少是表露了一定的兴趣,而现在这点兴趣也有可能消失。利率上升不仅会侵蚀银行传统贷款业务的利润率,也会迫使其债券投资组合迅速盯市,进而挫伤这些资产,因为债券价格会随着收益率的上升而下降。

中国银行业短期内崩盘的概率不大,但金融系统的系统性风险在不断增加。中国要放弃投资推动的经济模式,就必须收缩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戴枷式”债券市场的形成让这种改革愈加艰难。

关键字: , ,
  • 核心提示

    • 站长:IB(盈透)资深客户,开户专家,佛山人,引领大家走出TWS及IB迷雾,赢在起跑线。
    • 盈透: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官方代表处的美国网络券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开户指南 | 开户图解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