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亿元诈骗案犯刘遥亲述(上):从60万到1亿

发表于 2013-01-24 22:40 | 阅读 28 次阅读

 

“我已经中了邪,收不住手……我现在除了一张驾照之外什么都没了。”这是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工行前员工诈骗案的核心涉案者,原工行上海普陀区分行信贷科副科长刘遥的自述。

近日,21世纪网获得了刘遥向债权人坦白时的录音,从录音中,21世纪网大致还原了刘遥上亿元的资金黑洞的形成过程。

从2009年一个60万元的小缺口,到当下上亿元的资金黑洞,刘遥的贪婪和侥幸,使他多次错过了解决问题的良机,致使债务如雪球般越滚越大,最终落得家财散尽、亲友疏离。

从60万到1亿

2013年1月17日中午12点,工商银行上海分行门口聚集了70-80人集体维权,工行前信贷科副科长刘遥被指诈骗上千万元。

苦主之一的杨小姐称,其于2012年12月6、7日借了一笔过桥资金给温州银行上海分行员工徐锋,还款日为当月10日,但徐锋并未按时归还。经苦主多番询问后,徐锋才坦承其将钱都悉数借给了一名叫刘遥的工行员工,本金已收不回来。

2012年12月14日,刘遥迫于压力终于向几位苦主摊牌。

21世纪网从苦主处获得了14日当日当事双方的谈判录音。刘遥当日称,其于2009年借了60万元给汪金荣(音),但在借钱后不久,汪就被逮捕,形成了一个资金漏洞。而正是这60万元,使刘遥踏上了不归路。

最初,在没有其他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刘遥只能通过借稍高于这个缺口的钱来付清本金和利息。当借来的钱快要到期时,刘遥只能再借更多的钱补上。到临近东窗事发时,刘遥给出的月息甚至高达9%。

很显然,随着资金窟窿在这个反复借贷的过程中逐渐扩大,仅仅靠赚利差已经无法弥补缺口。能借到钱只能拖延问题爆发的时间,而治本之道还是要能赚钱。刘遥必须有其他生财之道。于是,他铤而走险,瞄上了风险极高的黄金期货。

但事与愿违,刘遥两笔共计1000多万的资金,最终因炒黄金期货而直接亏掉。

“去年(2011年)5、6月份的时候,有一波一天下跌12%的行情,就全部跌光了……”刘遥感叹道,“人走上那个路就很奇怪的,我只是一门心思的想把时间赢出来,看看外面还有什么项目和单子可以做,我已经中了邪了知道吧?我一直在想,到底是2千万断,3千万断,还是4千万、5千万,但关键就是没有断。”

14日当日,刘遥给债权人手写了一份“情况说明”,坦承其所欠债务总额约1亿元。

在资金链断裂后,刘遥开始遭到债权人的讨债。刘遥称,因为高利贷的关系,部分债权人有涉黑的背景,来自福建的大债权人,已几乎将其家产洗劫一空。

刘遥表示,其私家车已被债权人当做利息直接过户,而父母住的房子也被债权人强占,目前父母已被逼搬离住所。

“我一套新房的预售合同原件被抢走了,身份证也被抢去,户口本在我父母离家后就不知去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本驾照。”

  • 核心提示

    • 站长:IB(盈透)资深客户,开户专家,佛山人,引领大家走出TWS及IB迷雾,赢在起跑线。
    • 盈透: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官方代表处的美国网络券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开户指南 | 开户图解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