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下一次繁荣的宠儿(1)

发表于 2013-02-19 18:07 | 阅读 26 次阅读

作为唯一没有遭受二战荼毒之灾的工业化强国,美国曾经生产出这个星球近40%的商品。如今,这一比例已降至18%。我们把美国女孩(American Girl)洋娃娃交给中国制造,把李维斯(Levi’s)牛仔裤交给墨西哥制造,甚至把许多电影放到加拿大温哥华去拍摄,以至于可以把那里称之为“北好莱坞”(Hollywood North)。

然而,在经历了长达数十年的外包之后,如今美国正悄悄兴起一场制造业的复兴。苹果(Apple)、卡特彼勒(Caterpillar)、福特汽车(Ford Motor)、通用电气(Ford Motor)、惠而浦(Whirlpool)等公司在美国本土生产的商品越来越多。受到廉价能源、弱势美元和停滞薪酬吸引的不只是美国企业,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计划在得克萨斯州投资40亿美元建造一座半导体工厂,空客公司(Airbus SAS)正在阿拉巴马州建造一座工厂,丰田汽车(Toyota)想在印第安那州生产厢式旅行车,然后出口到亚洲。

美国老工业区重新焕发生机是有不少原因的,其中包括亚洲人工成本和工业地块价格的上升,但最大的因素应该是美国能源实力的大爆发。由于在石油天然气页岩开采技术上的先发优势,现在北美大陆生产的天然气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大陆。与石油不同,天然气的跨洋运输并不容易;由此带来的结果是,美国唾手可得全世界最廉价的能源:天然气在美国的价格是每百万英国热力单位(BTU)3.55美元,而在欧洲约为12美元,在日本约为16美元。廉价能源不但能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以及对中东石油的依赖程度,还能增强美国工厂的全球竞争力。对从产品输出大国沦为就业输出大国的美国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提振。

最大的受益者是能耗大户企业,如化工厂和炼钢厂等。《巴伦周刊》(Barron)挑选出了应该能从天然气优势推动下的美国制造业复苏中获得巨大成功的八只股票,它们是西南能源公司(Southwestern Energy)、利安德巴塞尔工业公司(LyondellBasell Industries)、纽柯钢铁公司(Nucor)、都福集团(Dover)、卡尔派恩公司(Calpine)、CF工业控股(CF Industries)、威廉姆斯公司(Williams)和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Union Pacific)。不过复兴也会对区域性借贷机构、住房建筑商和各地的小企业产生影响。纽约研究机构国际策略与投资集团(International Strategy & Investment Group)的联席主管南希?拉扎尔宣称:“美国是天然气领域的沙特阿拉伯。美国中部是我最看好的新兴市场。”

美国的能源优势要感谢液压破碎法。这是一种备受争议的开采方式,利用高压将液体打穿岩层,深度往往达到一英里以上,以获得石油和天然气。批评人士谴责液压破碎法会破坏环境,但甚至连他们都承认,这种做法能带来大量的廉价天然气。过去六年多来,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从每天1500万桶油当量跃升至2010万桶油当量,创下20年来的新高。同期的美国原油进口从每天1400万桶降低至800万桶,为近25年来的最低水平。

有一个趋势值得关注:南达科他矿业理工学院(South Dakota School of Mines & Technology)毕业生的就业率达到88%,要求的起薪中值比耶鲁大学(Yale Univesity)毕业生高出16%。他们的吉祥物是:地精矿工(Grubby the Miner)。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称,到2020年,美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预测,到2025年,北美将成为能源净出口地区。

美国在能源上的优势足以维持数十年之久。T. Rowe Price基金公司自然资源类股票组合经理提姆?派克(Tim Parker)说:“美国的优势不仅在于地下蕴藏的巨大储备,而在于一连串可以预想到的组合拳,包括早已建成的基础设施、专业技能、相对丰富的水源,以及一个有利的许可权制度,从而确保土地所有者在开采过程中能获得应有收益。”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欧洲反对液压破碎法,基础设施缺乏;日本几乎找不到任何页岩地形;中国虽然资源丰富,但只有靠近长江的页岩地区拥有足够水源进行液压破碎法开采。

当然,一个尤其寒冷的冬季可能会推动美国天然气价格飙升,但这种波动只是暂时的。由于天然气储备不断扩大以及库存屡创新高,商品策略师预计美国天然气价格将在未来数年内保持在每百万英国热力单位三到五美元的区间──远低于国外的天然气价格。

廉价天然气并非美国唯一的优势所在。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以来,中国已成为全世界的低成本工厂。然而,中国工人的工资和福利正在以每年15%到20%的速度增长,而美国的工资水平则停滞不前。虽然中国政府力求保持币值稳定,但自2005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已升值33%。中国整体的工业用地平均成本为每平方英尺10.22美元,但在沿海城市宁波已上涨至11.15美元,深圳为21美元──而美国田纳西州和北卡罗来纳州仅为1.30美元到4.65美元。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高级合伙人哈尔?西尔金(Hal Sirkin)说:“未来五年内,如果在美国一些地方建造工厂,其许多产品的整体生产成本仅比中国沿海城市高10%到15%左右。”如果再考虑关税和运费,美国与中国的制造成本差距将进一步缩小。

如今,制造商在为工厂选址时的考虑因素也不仅仅是成本。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教授加里?皮萨诺(Gary Pisano)表示,美国仍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而把供应链贴近美国,有助于加快企业的市场反应速度和创新速度。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美国工业企业部负责人罗伯特?麦卡琼(Robert McCutcheon)说:“在美建厂不仅能保护产品的知识产权,还能保护产品的生产流程。”

当然,美国企业不可能完全关闭海外工厂。与其他许多国家相比,美国的企业税依然很高。由于自动化技术进步和产能提高,回归美国的就业岗位也有限。不过,波士顿咨询公司的西尔金做出一个保守估计,认为到2020年,美国将增加250万到500万制造业岗位,从而让美国目前接近7.8%的失业率下降二到三个百分点。由于德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竞争对手的生产成本较高,美国的出口也将进一步扩大。美国的港口设施齐全,但容量闲置,目前吞吐量仅为最大运营能力的54%,低于欧洲的59%,拉丁美洲的67%,以及东南亚的76%。

更多的工厂回归本土有助于美国经济的整体发展。全美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表示,在制造业上每投入一美元,能额外拉动1.48美元的经济。还有一个好处是:制造业在研发上的投入占美国私人板块研发投入的三分之二。

五三银行私人银行(Fifth Third Private Bank)的首席投资策略师杰弗里?科赞尼克(Jeffrey Korzenik)表示,这一切只是开始: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以及较弱的美元是一个长期趋势,在失业率低于6%之前,美国的人工成本将保持稳定。“美国制造业的离岸外包已持续数十年,但重新回归的趋势仅仅开始了两三年。”



联系方式

在线客服
  • 核心提示

    • 站长:IB(盈透)资深客户,开户专家,佛山人,引领大家走出TWS及IB迷雾,赢在起跑线。
    • 盈透: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官方代表处的美国网络券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开户指南 | 开户图解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