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股票 更少债券

发表于 2013-03-14 22:10 | 阅读 26 次阅读

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开始了:在坚守极端保守的投资策略长达五年之后,美国一些最大的财富管理公司正对债券日益警觉,而对股票日趋乐观。

Penta公司的一项年度调查显示,平均而言,投资经理今年推荐投资者把29%的资金放在固定收益类品种上,比上一年的34%有所降低。投资经理及其客户越来越担心利率会开始上扬,从而导致债券价值下降。

与此同时,投资经理们推荐将资产的48%放在股票上,高于去年的45%,反映出他们对于美国及海外股市的信心有所增强。根据今年的市场走势,很多投资经理还计划增加权益类配置。

美林财富管理公司(Merrill Lynch Wealth Management)首席投资长克里斯?沃尔夫(Chris Wolfe)说:“世界没有崩溃,在我们看来,市场已经开始出现正常化的趋势。”

这一趋势可能会将财富管理行业置于“大翻转”(即期待已久的投资者离开债市转投股市)的前沿阵地。2013年头几周的共同基金资金流动数据显示,大翻转正在成形,股市基金的单月资金净流入非常活跃,达到295亿美元。

富有的投资者们似乎把投资经理的建议听进去了,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变化。近几年来,投资组合经理一而再、再而三地鼓励客户提高风险容忍度,对股票投资持更开放的心态,但客户们拒不接受;2008年的金融风暴仍令他们心存余悸,因此坚定地把银行家的建议置之脑后。

U.S. Trust的首席投资长克里斯?哈兹(Chris Hyzy)说:“我们正处于投资者心理变化的初级阶段,现在的趋势变化更多是出于投资者对于利率升高的担忧,而非对于股票的乐观判断。”不过,“如果投资者意识到未来三到五年将出现一个较长时间的股票牛市”,那就是股市高歌猛进的时候了。

Penta公司的市场调查于2013年1月和2月举行,考量的是40家规模最大的财富管理公司(包括银行、信托公司和投资公司)的“投资组合范本”。投资组合范本往往是投资经理与客户商讨投资事宜的起点,在此基础上最终双方会达成一个更为定制化的资产配置方案。

在此次调查中,除了减少债券投资外,许多投资经理正在大举降低手头的现金占比。LPL Financial是一家由约13,000名独立投资顾问组成的大型联盟,自去年开始,该公司已将建议的现金头寸砍掉一半,降至投资组合的10%。汇丰私人银行(HSBC Private Bank)也将现金占比从6%降至1%。

在减少债券和现金配置的同时,投资经理及其客户还在增加另类投资的配置比重,如对冲基金、大宗商品和房地产等。巴克莱银行(Barclays)将其投资组合范本的另类投资占比从去年的23%增至28%。巴尔的摩布朗恩投资咨询公司(Brown Advisory of Baltimore)目前的另类投资占比为27%,提高了八个百分点。

这并不是说投资经理们对于欧债危机、美国债务问题和中东地区紧张局势视而不见,他们依然警惕这些危险因素,但在投资观点上已有一些微妙的变化。费城独立投资公司Glenmede的首席执行长高登?福勒(Gordon Fowler)说:“现在我们的‘半杯水心理’已从‘半杯是空的’转为‘半杯是满的’。”

在回归股市的航程中,投资经理及其客户经常将船头指向外国的水域。两年前,花旗私人银行(Citi Private Bank)、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大西洋信托公司(Atlantic Trust)等投资机构大举降低海外股票的投资比重,削减幅度最高达到40%;现在,全球化的股票投资策略又卷土重来。海外股票的平均占比现在接近18%,比2012年三季度13%的低点有所增加。

券商Janney Montgomery Scott首席投资策略师马克?卢斯切尼(Mark Luschini)说:“过去几年来,美国经济可以说是在一群矮个子里拔高个儿;但如今,欧洲债务危机的风险大为降低,中国等新兴市场也应该能避免经济出现硬着陆。”

有些投资机构在海外股票投资方面可谓跌宕起伏:星宿财富顾问公司(Constellation Wealth)是纽约的一家独立投资机构,其2011年初的海外股票占比为20%,2012年为10%,最近又高达25%。家族办公室GenSpring的海外股票占比从13%到8%,现在又到23%。私人银行的中流砥柱北方信托公司(Northern Trust)2011年的海外股票占比为13%,后降至10%,现在为23%。此外,威明顿信托(Wilmington Trust)、瑞银集团(UBS)、前路博迈公司(Neuberger Berman)、汇丰银行(HSBC)和大西洋信托公司都对海外股票的胃口大开。

在调查中,有四分之三的投资经理提高了非美国发达市场的股票配置,尤其是在欧洲股市方面。William Blair投资公司负责宏观市场架构研究的瑞恩?迪马斯(Ryan Dimas)表示,虽然去年欧洲股票投资占比已经出现一个令人惊奇的15%增幅,但欧洲发达国家的股市可能依然存在空间:其目前的市盈率约为14倍,与代表美国大市的罗素3000指数(Russell 3000)16倍的市盈率相比仍有一定距离。

2012年12月安倍晋三(Shinzo Abe)成为日本首相;为扭转这个国家长期通货紧缩的局面,并最终让经济出现较大起色,安倍公布了一个1170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方案。在此背景下,日本正在吸引更多的关注,也在吸引更多的投资。富达国际投资公司(Fidelity)全球资产配置组的首席投资长比尔?埃伯斯沃斯(Bill Ebsworth)表示,东京股市目前的估值颇具吸引力,如果安倍让日圆贬值的努力奏效,日本商品出口将呈现增长态势,推动上市公司盈利增加。

并不是每个人都看好日经指数(Nikkei)的“忍者突进”。蒙特利尔私人银行(BMO Private Bank)的前身为哈里斯私人银行(Harris Private Bank),其资深投资分析师杰夫?韦尼格(Jeff Weniger)说:“日本收一美元的税,却要花出去三美元。别忘了两个月前安倍还在谈3%的通胀目标,而现在已经到了2%。他们今后是要吃苦头的。”

不过,投资策略师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全部都被新兴市场的“蓝海”迷住了心神。富国银行(Wells Fargo)资产配置策略师克里斯?哈弗兰德(Chris Haverland)预测2013年全球GDP增长为3.8%,主要是受到新兴市场5.5%的GDP预计增长的推动。

新兴市场的最佳投资点在什么地方?布朗恩投资咨询公司投资总监保罗?楚(Paul Chew)看好新兴市场的小市值股票。他说:“新兴市场最大的吸引力在于中产阶级的消费增长故事,而要想从这一趋势中获得巨大收益,你必须一头扎进规模较小的上市企业,寻找会生金蛋的母鸡。”

大多数投资者都对美国股市很有信心,因为今年美国预计的GDP增长为2.5%,虽然仍落后于3.2%的历史平均增速,但比2012年要高,这也正是此次调查中半数以上的投资经理过去一年来加大美国大市值股票投资占比的原因所在。

不少投资经理表示,美国股市的估值仍然较为合理。高盛私人财富管理部门(Goldman Sachs 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战略资产配置负责人尼提?巴拉(Neeti Bhalla)说:“从历史数据来看,股市要进入历年估值水平的前四分之一行列才算达到峰值,而现在的估值仅处于历史平均水平。”目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的市盈率为13倍。

克里夫兰市(Cleveland)Key Private Bank公司的首席投资长布鲁斯?麦凯恩(Bruce McCain)表示,虽然大市值分红股票的表现依然位于前列,但价值型股票正在重新得到投资者的青睐。美国的银行类股票本身就是不错的投资品种,因为这类股票对房地产市场复苏的杠杆度很高,虽然其股价与2012年11月中旬相比已上涨15%,但交易价格仍与账面价值差不多持平。此外,美国上市银行的资本实力很强,在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三月份完成对其的下一轮风险测试后,有可能会提高派息率。

当然,每一种投资趋势都会存在一批反向投资者。美国银行财富管理公司(U.S. Bank Wealth Management)、William Blair和瑞银集团等几家投资机构已降低了美国股票占比,转而投资海外市场,原因是担心美国股市的顺风顺水可能无法持久。布朗兄弟哈里曼公司(Brown Brothers Harriman)首席投资策略师斯科特?克莱蒙斯(Scott Clemons)说:“依靠成本削减和利润率提升而带来盈利增长,这种做法将越来越难实现。因此,盈利增长将更多依靠营业收入的增长,而在一个正常的GDP环境下,保持收入不断增长是难以做到的。”

另外,几股强大的巨浪可能会很快向美国投资者扑来。美国银行财富管理公司首席投资长蒂姆?里奇(Tim Leach)说:“美国下一轮的财政悬崖谈判依然面临艰难的政治斗争。我们对美国股市持谨慎乐观态度,但至少在财政悬崖的博弈战中,股市可能会做出负面反应。”除此之外,人们普遍担心提高工资税会对美国经济起到破坏作用。

毋庸置疑的是,投资者持有债券的意愿在下降。为了给增加股票头寸提供资金,本次调查中有三分之二的投资机构已在一年前就开始减少固定收益的占比,目前有75%的机构正在低配固定收益品种。William Blair将债券占比从30%降至15%,GenSpring则从42%降至23%。

现在,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处于约2%的低位,除了上升之外似乎别无他途,这让传统上被视为安全投资的债券组合显得颇有风险。许多投资策略师预测,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涌向股市,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到2013年底将上升至2.25%或2.5%。富国银行的哈弗兰德说:“十年二十年前,这种利率变动的冲击不大,因为当时的国债收益率较高,能够弥补本金损失。但如今,你的债券组合实际上可能会出现负收益。”

固定收益类投资大多集中在短期到中期的企业债券和市政债券品种上,但即使在这些领域,投资机构也在减少配置。大西洋信托公司是共同基金巨头景顺公司(Invesco)旗下一家投资机构,其首席投资长戴维?多纳布迪安(David Donabedian)说:“目前我们在高投资级别债券品种上的配比是有史以来最低的,仅为21%”,低于去年的31%。

高收益债券也被称为垃圾债券,其风险依然难以把握,目前提供的收益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仅为5%到6%。不过,这类债券也有一个明显好处,即对加息的敏感度远低于国债。蒙特利尔私人银行的韦尼格说:“如果利率突然上升100个基点,垃圾债券遭受的损失要比国债少一半。”

蒙特利尔私人银行和其他许多投资机构也看好银行贷款类投资品种,因为其利率会根据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定期调整,也就是说利率风险极小。虽然这类债券品种的信用等级不高,但其位于资本结构的最顶端,一旦公司违约,能够处于偿债顺序的首位。前路博迈公司首席投资长迈特?鲁宾(Matt Rubin)说:“它们的收益率在5.2%左右。”与垃圾债券5.5%的收益率相比,这意味着“投资者能以几乎零成本获得浮动利率的保障”。

新兴市场债券也能提供5%左右的收益率,而且现在70%的发行债券已被列为投资级别。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首席投资长本?佩斯(Ben Pace)表示,考虑到新兴市场货币升值的可能性,这些品种的吸引力还会进一步增加。“我们正在超配这一资产类别,拉长债券组合的期限。”

随着固定收益品种在投资组合中的占比下降,未来的挑战在于如何降低整体组合的投资风险,另类投资的作用由此显现。今年另类投资在组合中的平均配置达到20%,是Penta公司自开展市场调查以来记录的最高水平。布朗恩投资咨询公司的楚说:“问题在于,如何去选择和替换另类投资品种,让其作为组合的压舱物。”这家公司通过对冲基金来抵消固定收益投资工具中的久期风险,同时依然能够通过价差来赚钱。

大西洋信托公司的多纳布迪安看好一种私募股权交易,向无法获得银行贷款的企业或者规模太小难以发行债券的企业发放私人贷款。多纳布迪安说:“这与传统的私募股权投资不同,后者的流动性太差。通过这种贷款,借款人还本付息,投资人每个季度或每个月都能获得收入,目前的收益率在6%到9%之间。”

出于对房地产市场增长前景的担忧,大多数投资机构都已减少在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上的配置。在大多数投资组合中,大宗商品起的纯粹是分散风险的作用,配置比去年有所降低,品种也从黄金转为混合投资。

五三银行(Fifth Third Bank)投资组合管理主管杰夫?科赞尼克(Jeff Korzenik)说:“我们看好工业金属,因为它们能够从经济持续增长中获益。”

星宿财富顾问公司的首席投资长山姆?凯兹曼(Sam Katzman)推荐的是直接持有公寓产权并出租的投资方式,每个季度的收益率可以达到7%。推荐这种投资方式的部分原因在于可能的税收上调因素。凯兹曼说:“大部分收益都不会受到加税的影响,因为房产折旧能够避免收入受到纳税调整的侵蚀。”

投资公寓?对此只有一个解释:投资者的风险容忍度又回升了。

关键字: ,


联系方式

在线客服
  • 核心提示

    • 站长:IB(盈透)资深客户,开户专家,佛山人,引领大家走出TWS及IB迷雾,赢在起跑线。
    • 盈透: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官方代表处的美国网络券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开户指南 | 开户图解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