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技术遭市场清洗

发表于 2013-04-15 11:38 | 阅读 32 次阅读

如果说“清洁技术”领域的投资有过一位“花衣魔笛手”的话,那他就非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莫属。此人参与创办了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后来又创办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创投公司。从2004年诞生以来,这家总部位于加州门罗帕克(Menlo Park)的公司大手笔投资了Amyris(石油替代品)、Gevo(生物燃料)、Kior(可再生燃料)等企业,吸引了人们的关注。然后在2011年9月份的TechCrunch科技大会上,科斯拉声称一年盈利达10亿美元。他说,这个数字高于“大部分创投基金在过去10年投资IT行业的盈利总和”。随后那个月,“科斯拉创投四号”基金(Khosla Ventures IV)不出意料地从投资者手中筹集资金10.5亿美元,并且是超额认购。

今天,才一年出头的时间过后,科斯拉的世界已经摇摇欲坠。在全球产能过剩、需求放缓、化石燃料生产复兴的重压之下,清洁技术投资已经严重失宠。

科斯拉对上市清洁技术公司的投资已较其峰值缩水一半有余。他拒绝为本文置评,但他曾公开表示自己没有屈服,并乐于打破常规套路。其公司网站的首页显示了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讲述自己9,000多次投篮未中的一段话。

西雅图银行Cascadia Capital专攻清洁技术领域,其行长兼CEO迈克尔?巴特勒(Michael Butler)说:“清洁技术投资不适合胆小的人。”“清洁技术”一词并无标准定义,它包罗一系列广泛的活动,只要这些活动的目的是生产、运用能降低环境影响的能源。回收利用、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动机、绿色化学和污水处理等等都属于“清洁技术”。

就眼前来讲,大部分这类投资(但不是全部)面临着的挑战似乎都是有增无减。对于已经达到相当发展阶段的技术来说,出现这样的情况或许也是在预料之中。首先,石油和天然气的价格似乎将会大幅降低,低价格维持的时间似乎也会远远长于人们原来所想。新的发现和新的提取技术已经带来预期供应量的大大增加。一些专家甚至开始预测美国的能源出口可能会在某一天超过能源进口。这对于清洁技术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消息,因为它无法与极其便宜的化石能源开展价格竞争。

纽约Vanterra Capital是一家为超高净值投资者管理资产的全球性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其执行合伙人萨德?阿齐米(Shad Azimi)认为,过度依赖政府补贴是清洁技术一直以来的问题。从2009年到2011年,Vanterra评估了80多只涉及清洁技术投资的基金,发现大部分投资策略既缺乏清晰的分析,也缺少对市场的现实理解。阿齐米说:“如果是看风险-回报状况,清洁技术并不是很好的投资,投资回报也证明了这一点。”

更严重的是,由于全球经济的紧缩,各国政府似乎更难维持针对清洁技术的拨款承诺和税收减免。这一情况为气候变化组织敲响了警钟,它们组成了一个代表22万亿资产的团体,并联合致信联合国的一个会议。其公报警告说:“进一步推迟实施足够宏大的气候和清洁能源政策,将增加机构投资者的投资风险,并把数百万公民的投资和退休储蓄置于险境。”

由于意识到这种风险,高盛(Goldman Sachs)、汇丰(HSBC)和瑞银(UBS)等金融机构的市场分析师现在都在建议客户远离清洁技术,至少暂时远离。而Battery Ventures、Mohr Davidow等知名创业投资公司也完全抛弃了清洁技术。巴特勒说:“投资者对待清洁技术的态度出现了180度的转弯。”其影响可能会持续好几年。

关键字:
  • 核心提示

    • 站长:IB(盈透)资深客户,开户专家,佛山人,引领大家走出TWS及IB迷雾,赢在起跑线。
    • 盈透: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官方代表处的美国网络券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开户指南 | 开户图解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