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用评级下调未能阻止人民币升值

发表于 2013-04-15 20:55 | 阅读 22 次阅读

上周,惠誉(Fitch)下调了中国的信用评级。几天之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却升至高于以往任何时候的水平。

这件事从表面上看显得有些奇怪:一个国家在其主权信用评级被下调的同时,其货币汇率是不应该走强的。惠誉称其将中国的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的理由是,中国存在潜在的结构性疲弱,外界担心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积累了过多债务。

但信用评级下调和本币升值看来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不同部分。中国的货币供应量正在危险地扩大,而押注人民币将进一步升值的热钱源源不断流入中国更是导致中国的货币供应量愈加增大。

而这似乎正在对新一波的放贷潮起着推波助澜作用,中国衡量信贷规模的广义指标3月份比2月份增长了一倍以上。

有理由认为,其他国家央行的举动在推动人民币升值方面所起的作用更大。

在当今这个后金融危机时代,正是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到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这一系列央行的大规模市场干预行动,在日益决定着外汇市场的走向。

这一次,外汇市场波动的震源来自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本月早些时候,日本央行加大了其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执行力度,宣布拟大规模扩大其货币基础。

虽然日本此举的目的是在国内制造通货膨胀,但亚洲国家现在担心日本这一举动将在其他国家制造或重新引发资产泡沫,这一幕美联储之前曾上演过。

由于美元兑日圆汇率有望升穿100日圆关口,而且市场对日圆贬值的普遍预期已经形成,日本资金为寻求收益率和保值预计会加速外流。

日本资金也有可能流向人民币资产。外国资金似乎已经在推升中国国内的货币供应。

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的外汇储备跃升了1,300亿美元,达到3.44万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再度面临着非常严重的资本流入问题。

与此同时,中国官员也发表了一系列对日本大规模放松货币表示不满的言论。此外,中国的这一态度似乎还获得了奥巴马政府某种程度的支持,后者周末期间在一份有关美国主要贸易伙伴货币活动的报告中警告日本,不要寻求通过货币贬值来获得经济上的好处。

虽然如此,但鉴于日本在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方面不过是在照抄美联储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的方案,日本方面对美国的警告未必会予以太多注意。

与此同时,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继续升温。

香港人民币存款重新出现增长是另一个迹象。2月份,香港人民币存款达到了人民币6,250亿元。

还有人猜测,中国内地对香港出口的异常大幅增长的原因之一是变相的人民币资本流入。3月份内地对香港出口上升了93%,IHS的经济学家说,这至少可以说是有点不符合常理,因为中国向欧洲和美国的出口都出现了萎缩,而欧洲和美国是香港再出口的主要目的地。

无论是哪种情况,目前的人民币资本流入的趋势都让中国有关部门头疼。眼下,中国有关部门正在努力控制房地产泡沫和信贷增长。

一方面,对热钱流入的担忧限制了利用利率管理货币政策的能力。利率出现任何上升都会引来更多寻求收益的资本。

摩根大通(J.P. Morgan)在最新一份报告里强调,重要的是,要意识到中国央行缺乏控制非银行融资的工具。对于银行贷款,他们可以简单地规定放贷额度,但是最近影子银行规模的大幅增长意味着,它的规模现在已经超过了主流的银行借贷。

相反,有关部门需要求助于行政手段,比如房地产限制措施或新的理财产品限制措施。这些措施难以执行,并且可能会产生始料未及的后果。例如,有报道说,住宅地产的限制措施已经引发二线城市商业地产项目激增。

直接的行政措施还存在可能吹大房地产泡沫的风险,无论措施的初衷如何。

同时,经纪商麦格理证券(Macquarie Securities)在最新的报告《中国的公司债碰撞》(China’s Corporate Debt Collision)中也对债务过高的风险提出了警告。麦格理提到了中国的公司债水平较高,而且还在不断上升──2011年为GDP的108%──是全世界杠杆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当然,关于中国债务水平的担忧并不是头一次出现。惠誉对中国的评级展望已经连续两年为负面,去年,惠誉评级警告中国内地银行将不得不限制借贷,否则就会突破法定的借贷限额。然而,影子银行为信贷的增长提供了新的途径。

这样的结果似乎是,中国有关部门解决这个大规模信贷狂欢问题的时间被推迟。人们现在开始担心,这一问题已经不在中国有关部门的掌控之中。

关键字:


联系方式

在线客服
  • 核心提示

    • 站长:IB(盈透)资深客户,开户专家,佛山人,引领大家走出TWS及IB迷雾,赢在起跑线。
    • 盈透: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官方代表处的美国网络券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开户指南 | 开户图解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