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做空新兴市场

发表于 2013-07-13 16:19 | 阅读 0 次阅读

对冲基金经理正在为从发展中国家经济放缓过程中获利做准备,尤其是中国过热信贷市场的放缓。一些基金经理正在购买信用违约掉期(CDS)产品来防范主权债务的违约风险。

自2008年开始以来,中国信贷规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急剧上升。伦敦对冲基金投资者Noster Capital认为,现在这一比例已经高于美国和英国2007年、日本1990年以及韩国1998年信贷危机顶峰时的水平。

Noster的估计是建立在中国企业、家庭和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基础上的,但未计入中央政府发行的债券。

Noster的创始人Pedro de Noronha向本专栏表示:中国经济杠杆率非常高,而且杠杆背后的资产许多都不产生现金流;中国正在依赖影子银行系统让信贷展期,就如一个庞氏(Ponzi)骗局;过去几周中国信贷市场出现的流动性紧缺现象很可能是“矿井中预报危险的金丝雀”。

除了对于杠杆水平的担忧,市场还担心中国可能夸大了经济增速。美国对冲基金Grand Master Capital的主管合伙人Patrick Wolffe指出,西方国家GDP的计算是建立在最终销售的基础上,但是中国是根据产值水平数据计算的。

他表示,在中国,你建了一栋楼不需要卖掉就可以算入GDP。在这一机制下,政府可以直接掌控经济增长的速度,但是这种增长可能没有准确反映总体的经济活动。

据两位参加了高盛(Goldman Sachs)上个月在罗马召开的机构经纪年度大会的人士透露,纽约对冲基金Emerging Sovereign Group(简称ESG)的联合创始人Kevin Kenney在该会议上唱空中国。

据一位知情投资者透露,ESG目前正在为去年6月份推出的专注于中国的宏观投资组合基金Nexus(规模2,000万美元)筹集资金。ESG目前管理的资产总规模大约为45亿美元。

该基金买入了针对中国的CDS,以表明其看空态度。上述投资者称,如果中国经济出现“硬着陆”,该基金可能获得100%的回报;如果其看空观点落空,那么可能损失30-40%。作为ESG大股东的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的一位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其他对冲基金经理则预计新兴市场将出现更大范围的增长放缓。

纽约Forum Fund Management首席投资长Ray Bakhramov表示,人们对于新兴市场持续增长有很高期望,但现在这些市场可能将被重新估值;这不会演变成一场后果严重的危机,而是一个持续两到三年的周期性负循环阶段,与1998年相似。

他说,这一次的巨大不同是,这些国家都是大国,而且就如人们高估了它们增长能力一样,人们也低估了它们减速对全球增长的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 2013年《全球经济展望数据库》(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2013)显示,从1998年到2012年,全球GDP从30.2万亿美元增长至71.7万亿美元。这一期间,新兴及其他经济体占全球经济的比重从23%升至41%,而发达经济体占比则相应地从77%萎缩至59%。

Bakhramov称,最脆弱的国家包括:南非,因为该国政局不稳;俄罗斯,这是从经济角度来看的,因为该国是一个主要依靠能源出口的国家;韩国,因为其很容易受到中国经济放缓的冲击。他说,该基金在这些市场的策略以CDS和外汇交易为主题。

基金经理们称,CDS的风险/回报状况很有吸引力–亏损的风险有限,而盈利空间可能是亏损风险的数倍。根据Depository Trust & Clearing Corporation的最新数据,主权债务CDS合约数最多的10个国家中包括中国、巴西和韩国。

Forum的1.8亿美元基金持有一篮子的韩国、南非、巴西、土耳其主权CDS,以及澳大利亚公司和日本公司CDS。这个篮子里还有许多新兴市场公司空头头寸,这些公司的杠杆率很高,而且对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及GDP减速很敏感。

该基金还做空了黎巴嫩主权债,做多卡塔尔主权CDS,以便从该地区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的题材中获利。

Noster的De Noronha表示,他持有新兴市场主权债务CDS。

De Noronha称,这些CDS的风险/回报非常不对称。这些CDS的交易对手方资金量巨大,这些市场参与者都幻想自己能够比其他人更早逃出。新兴市场是最依赖流动性的资产类别;由于七大工业国(G7)大多都推出了定量宽松计划,新兴市场享受了充裕的流动性。

De Noronha表示,随着过剩流动性被撤走的临界点日益临近,首当其冲的将是新兴市场,那些想法简单的投资者此前将大量资金投入了这些市场以寻求较高的回报率,而现在这些市场的风险/回报可能是过去十年左右吸引力最低的。

由于担心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US Federal Reserve, 简称:美联储)将开始缩减债券购买计划,投资者在持续从新兴市场撤资。EPFR的数据显示,在截至7月3日的一周中,新兴市场债券基金流出资金9.56亿美元,7月4日和5日进一步流出了2.84亿美元。

Bakhramov表示,一旦投资者开始从新兴市场撤资,就将导致这些地区经济恶化和进一步资金出逃;如果出现这种恶性循环,政府将变得更加激进,并会出现政局不稳的风险。



联系方式

在线客服
  • 核心提示

    • 站长:IB(盈透)资深客户,开户专家,佛山人,引领大家走出TWS及IB迷雾,赢在起跑线。
    • 盈透: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官方代表处的美国网络券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开户指南 | 开户图解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