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四个月增速“腰斩” 中国民间投资出了什么问题

发表于 2016-05-15 07:15 | 阅读 0 次阅读

当前中国处于经济转型关键期,需要大量民间资金更有效地进入实体经济。而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大幅下滑,1-4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5.2%,与去年全年10.1%的增速相比接近“腰斩”。什么原因造成当前现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中央也高度重视这一情况,短短两周之内各部委针对民间投资问题密集发声。

今日统计局公布2016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数据。1-4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82393亿元,同比名义增长5.2%,与去年全年10.1%的增速相比接近“腰斩”。民间投资占比也相应下降。2016年1-4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的比重为62.1%,比去年同期降低3.2个百分点。

数据显示,自2006年至2015年,民间投资在全社会投资比重从49.8%上升到64.2%,2013年、2014年、2015年,全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分别是63%、64.2%和64.2%。但进入2016年以来,民间投资占全社会投资比例出现了近10年罕见的下滑。

昨日,央行数据显示,4月M1货币供应同比增长22.9%,M2货币供应同比增长12.8%,M1与M2剪刀差达到10.1,创6年新高。M2与M1之差是私人部门定期存款的数量。有分析认为,这意味着企业主动投资和加杠杆意愿不强,经济复苏基础不牢、幅度有限。

什么原因造成当前中国民间投资低迷?

民间投资不同于政府投资和国有企业投资,指令性的行政政策对民间投资效果并无显著作用,民间投资行为更多依靠投资人对经济形势、项目前景的判断和利润的追逐等。

“当前民间投资低迷的症结在于投资需求明显不足。大家都不敢投资,以及找不到投资机会。”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对凤凰财经表示。

—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当前中国处于经济发展的转折期,新旧产能转换,传统产业衰退,新产能仍待发展。“这就造成企业工资上升超过生产率上升,当企业陷入盈利能力下降的状态,自然投资意愿不足。”陈玉宇表示。

—投资收益不理想。陈玉宇表示,当前技术进步缓慢还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它造成了全要素生产率进步缓慢。投资者都是追求项目收益的,技术进步缓慢就意味着投资项目的收益有限,因此造成了投资机会缺乏的局面。

“短期之内,大家形成经济低迷的共识。现在是囚徒困境,人人皆思虑该如何过冬。”陈玉宇称。

—民间资本存在巨大准入隐形壁垒。在中国,民间资本遇到的问题是,相对于国有投资、政府投资来说,民间投资可选择的领域较窄,民营资本市场准入的隐性壁垒依旧存在。有些特别能挣钱的、风险相对小的领域,想进进不去。

李克强曾列举民营企业在地方受到不公对待的一些现象,央企国企负责人前来投资、合作,当地会大力宣传,但民营企业来谈合作,政府负责人却不敢和他们打交道,有些地方负责人见一下民营企业家还躲躲闪闪。一些地方政府对民营企业不听电话、不接材料、不予办事。恰如李克强总理所说,一些民营企业现在面临的问题,都不是“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而是“没门”。

李克强强调,各项政策对国企和民企应“一视同仁”,各地要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金融机构要加大对民营企业支持力度。当然,改革过程中,要触及很多固化的利益。真正破除“玻璃门”,就要加大改革力度,破除部门的利益格局。

—民间资本融资难。中国民间投资还存在一大问题,即融资渠道不畅通、融资难度大。国有银行为主导的信贷投放长期向国有企业倾斜,民营企业由于缺乏有效的信用担保,很难通过正规的金融渠道融通资金,得不到平等的融资机会。此前根据野村控股发布的数据,中国针对企业的银行贷款中,40%左右流入国有企业的腰包,而国企仅为国内经济产出贡献了10%左右。

—非法集资问题日益突出,投资人“不敢投”。记者采访多位金融投资融资从业人士,普遍认为当前市场上猖獗的非法集资现象是阻碍人们投资的一大障碍。

“当前市场上有很多非法集资公司,目的不是融资是圈钱,拿到投资者的钱就跑了,造成大家都不敢投资。”天合泰富资产管理集团融资总监李梦对凤凰财经表示。

当前,非法集资问题日益突出,案件大幅攀升。据统计,2015年全国非法集资新发案数量、涉案金额、参与集资人数同比上升71%、57%、120%,达历年最高峰值。1月14日,备受关注的“e租宝”平台的21名涉案人员被北京检察机关批准逮捕。e租宝此前在市场上活动猖獗,一年半内非法吸收资金500多亿元,受害投资人遍布全国31个省市区。民间投融资中介机构、P2P网络借贷、农民合作社、房地产、私募基金等是非法集资的重灾区。

“非法集资直接破坏了金融生态系统,对市场上正规的金融机构也造成一定影响。大量的民间资本本应进入实体产业扶持其发展,但被不法机构敛入自己腰包。投资者蒙受大量资金损失,对投资“望而却步”,企业融资也越来越困难。”上述人士对凤凰财经表示,“现在亟需加强监管,特别是金融管理部门,需要从法律层面规范整个行业。”

该人士建议,第一,应加强事前监管,提高行业准入门槛,严格审核企业资质,整体提升从业人员的职业素养;第二,加强事中监管。对操作不合法、融资意图不明确、蓄意捏造投资事实的企业及时制止并整改;第三,维护投资者利益,通过法律手段及时制裁违法者,保障投资者权益。

民间投资不振是“大事儿”“急坏”中央

当前中国处于经济转型关键期,完成这一任务光靠国家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大量民间资金更有效地进入实体经济输入血液。而现在,许多民间资本持有者选择持币观望,产生大量闲置资金。闲置资金无法有效地进入实体产业,不但会使得实体企业发展日益困难,大量资金若涌入股市楼市,也会增加行业潜在风险。

民间投资增速回落的现象,已经引起中央高度重视,在过去的两周,各部委密集对民间投资问题发声。

5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着力扩大民间投资。派出专项督查组深入地方,足见政府重视程度。

5月9日,《人民日报》刊登“权威人士”文章,再次强调民间投资问题。“权威人士”强调,需更好激发非公经济和民间投资活力,特别指出要在电力、电信、交通、油气等领域保障民营资本合法权益。需要注意的是,这一问题排在了房地产泡沫、过剩产能、不良贷款、地方债务、股市、汇市、债市等问题之首,足见其重要程度。

同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要抓紧建立行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破除民间投资进入电力、电信、交通、油气、市政公用、养老、教育等领域不合理限制和隐性壁垒。坚决取消对民间资本单独设置的附加条件和歧视性条款,做到同股同权,保障民营资本合法权益。

5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言人赵辰昕在记者会上提出,法律未禁止的行业都应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凡是中国政府已向外资开放或承诺开放的领域都应该向国内民间资本开放。

今日(5月14日),路透援引消息人士透露报道称,中国银监会下发特急通知,要求各地银监局和金融机构开展促进民间投资工作的自查,并于本月20日前上报执行结果。

“药方”之PPP:亟需上升到法律层面

焕发民间投资活力的对策之一是推广PPP项目(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近两年来政府大力推动,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12日,地方政府已经推出7835个PPP项目,总投资额约8.8万亿元。不过,这些PPP项目落地率约为21.7%,大部分PPP项目还在前期准备中。

“PPP项目,简单来说就是公私合作,当前推进慢的原因在于,私人资本的权利和利益缺乏强有力的法制保护。民企难以建立起长期稳定的预期,因此积极性并不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对凤凰财经表示。

“中国需要更高层级的法律,规范约束和保护PPP投资参与者的权利和利益。”陈玉宇称。事实上,今年两会上也有代表建议加快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立法,将PPP上升到法律层面。业内认为,法律应从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界定,对各方的行为提供一种规范。尽可能做到老百姓、政府、社会资本的行为都可预期,对风险、收益也都可预期。

陈玉宇强调,当前中国需要进行大量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但因没有长期资本市场工具的支持,这些项目融资只好借助各种短期债务。“现在积累的短期债务压力很大,从而使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步伐放缓。这是制度建设没跟上带来的需求不足。”

关键字:


联系方式

在线客服
  • 核心提示

    • 站长:IB(盈透)资深客户,开户专家,佛山人,引领大家走出TWS及IB迷雾,赢在起跑线。
    • 盈透: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官方代表处的美国网络券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开户指南 | 开户图解 | 版权声明